快捷搜索:  as  asA=0  as~!@#%^

开车狂按喇叭被打:美文网文学

刘先生家住和平大道,今年10月18日早晨,他开车出小区停车场时,被前面一辆车挡住了,前车车主正跟岗亭保安交涉停车费事宜。刘先生急着上班,十分着急,在后面狂按喇叭。几分钟后,前方车主置若罔闻,依然没挪车。刘先生继续按喇叭,这时,前面车主火了,跑过来就对刘先生一顿骂,直呼“按什么按,我有事没说完”。刘先生见对方这么嚣张,也火了,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后,竟然动起了手,结果是,刘先生胳膊被打成骨折。争执不下后,双方请求积玉桥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,最后,受伤的刘先生得到5000元赔偿。
 
今年9月17日下午,杨先生开车行驶在武车路时,与并排行驶的一辆小车发生碰擦,由于正值晚高峰堵车时间,两辆车都没按道行驶。双方车主下来后,火气都很大,都责怪对方不对。吵着吵着,两人竟打了起来,杨先生的眼镜被打破。在徐家棚街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苦心劝说下,对方赔偿杨先生1500元的眼镜费后,双方勉强握手言合,各自修车。
 
靠拳头解决大大亏本了
如今马路上,“路怒族”不少,一言不合就挥起拳头,当时是解气了,可是打伤了别人,一样得不偿失。
 
记者针对“路怒族”的冲动行为算了一笔账。以打破杨先生眼镜的车主为例,在堵车车速非常慢的前提下,并排行驶产生碰擦,只是各自擦掉了一块漆,原本200元就可以解决的问题,却要花1500,都生了一场气不说,还要闹到司法所花时间调解,伤心又伤钱,十分不划算。打人者为逞一时意气,起码多花了1500元,赔完眼镜钱,车仍要自己修。
 
当然,更多的交通事故都有责任主次方。假如自己无法判定主次,可以报警让警察处理,然后通过各自保险来赔付。一个月前,黄陂人陈某载着5人开车行驶在积玉桥时,与突然变道的管某的车发生事故。管某下车后不是报警,而是一看对方人多势众,马上叫来多位社会青年,结果,陈某6人被管某叫来的一群人不同程度打伤,花费医药费14000元。经调解,这些钱全部由管某支付。假如管某将事故走保险,至少可以节省这14000元。
 
超八成交通类调解纠纷是打架
近日,记者走访积玉桥街、徐家棚街、常青花园等多个街道或社区的人民调解委员会,观察诸多调解记录发现,在所有的交通类调解中,八成以上是车主打架。以徐家棚街人民调解委员会为例,最近一个月内共调解8起与交通相关的纠纷,其中,有7起是因车辆碰擦引起的打架事件。这些交通类纠纷有一些共同特点:都是在马路上发生车辆碰擦,都是不严重的事故,打架双方中,至少有一方是“路怒族”。
 
“有些车主,下来看都不看就怒气冲冲,有一次,两位车主打完架后才发现,车上只是一道灰而非掉漆,一抹就掉了,就都不好意思地走了。”武昌区交通大队机动中队副中队长、兼武昌南站警务区警长刘五桥说,“路怒族”产生肢体冲突的事例确实较多,且多发生在天气热的时候,时段以下班晚高峰居多,当事人一般是年轻人,多因有车抢道、加塞而引起的不满导致,呼吁大家依法解决,报警、走保险或私下协商解决都比使用拳头要好,也呼吁大家文明驾车,少一些引发“路怒”的导火线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